• 游走南京V - [星之源]

    2010-01-15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hiandjay-logs/56350595.html

    亲爱的小盆友:

           我做好了一整天爬山的准备,而且我果然这么做了。因为打算白天逛明孝陵、中山陵和灵谷寺,下午去夫子庙和中华门,然后夜游秦淮,估计一天下来已经累得够呛,所以打算在夫子庙附近找间酒店住下。订房才发现,虽然是同一家连锁酒店,夫子庙附近的房间要贵三成多。果然是黄金地段寸土寸金啊。于是乎我就背着所有的行李(其实也没有很多啦)兴致勃勃地登山去。

           逛完明孝陵,算准到中山陵的时间正好是饭点儿,于是很高兴地做在大片苍劲的梧桐树下,从包里翻出头天在沃尔玛买的点心和饮料,突然感觉回到小时候秋游的时候,穿着难看的深蓝色校服,白色回力球鞋,书包的带子长长的拖着,一大帮人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公园还是什么地方,追打嬉闹。中午吃饭,一定是大家随意做在草坪上,把头天缠着爸爸妈妈买来的零食很得意地拿出来,互相交流分享。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不光春游本身,就连头一天买零食,也成为这个重大事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看看买的东西,果然有许多彩虹糖之类华而不实的甜食。于是,我在孙伯伯的陵园里,怀着无比尊重的心情(大雾),吃了一顿十分怀旧的午餐,还有show可以看哟。一个个旅行团在我面前解散,所有导游都说的同一句话:“大家自由活动,12点半(35、40、45、50、55)在这里集合,一起做车去灵谷寺”,然后所有游客都做鸟兽散,蜂拥至不远处“博爱”大牌坊那里把自己身体扭曲成各种造型拍照。嘿,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觉得,如果电影镜头反复放的话会觉得不耐烦,很想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而同样的场景在生活中连续再现的话,却让人觉得很有兴趣,想看看到底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孙伯伯的陵园环境非常好,即使再多叽叽喳喳的游人涌进来,也照样显得庄严肃穆,排场不晓得比明孝陵大多少。而且这里几乎是除天坛以外唯一采用蓝色琉璃瓦的建筑群,整座陵园依山而建,要拜谒孙伯伯的墓地要一直爬到山顶上,沿路经过牌坊、墓道、陵门、碑亭,最后才到达祭堂和墓室。沿途392级台阶,路程不长,可是由于刚刚才爬了一座山下来,登顶的时候还是有点喘。看来平时要更加强锻炼才是。山顶上风景一般,因为是阴天,云雾缭绕的,看不太清楚都,只是觉得,十一月的山风,还是很凛冽的。

           也许是天冷的关系,游客没有特别多,祭堂里不许照相,保安来回巡逻盯得很近,见人手里有相机就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要赶人。可是祭堂中央那尊汉白玉孙伯伯塑像真的很精美,只好把相机揣在口袋里,等晃过了保安的视线,再借助堂内立柱做掩护,迅速take两张。祭堂后面是墓室,修成太空馆一般的穹顶,中间一个下沉约两米多的天井,当中是一副汉白玉的石棺,棺盖上雕刻了孙伯伯的全身像,他仰面平躺,双手叠放在腹部,神色十分安详,周围还有一片片鲜花簇拥。正好在两拨游人的间隙,偌大的墓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趴在栏杆上,安静地与孙伯伯的棺材独处了三分钟。看了介绍说其实孙伯伯的遗体并不在这口汉白玉棺中,而是在其正下方五米处一口用铁链拴住四角悬空的紫铜棺中,上面严严实实地浇灌了厚厚一层水泥(防尸变?好恐怖的样子。。。)。据说当年蒋大帅哥逃亡台湾之前,除了把故宫里最值钱的珍宝打包带走以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孙伯伯的遗体也带走。可是厚厚的水泥,炸药轰开是没问题,难保不会对孙伯伯的遗体造成损害,权衡之下还是很遗憾地没有带走。现在蒋大帅哥和他儿子的灵柩都没有下葬,是想有朝一日迁回故乡。蒋大帅哥还曾经表示过,非常希望能葬在中山陵脚下,只是他的后人们现在还没有决定到底是葬南京,还是葬他的浙江奉化老家。嗯,不过,老蒋要回来,我们还是会欢迎的。你说是不是呢?

           逛完中山陵和附属的音乐台,对着被鸽子群体围攻的游客大大嘲笑一番以后,又做着景区的电瓶车去了灵谷寺,当时也只有三点钟左右,可是由于先前走了太多路,体力消耗很大,景致又非常平凡,实在是提不起兴趣。草草地转了一圈,都没有走通透就匆忙出来了。除了山门外两座极其精美的石狮子和号称有千年历史的全石砌建筑无梁殿,别的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看的东西。做在马路牙子上等回市区的公交车,一边喝水,一边习惯性地神游天外,倒也不怎么感到疲惫。因为我突然想到你。想念你明媚的笑容和温柔的语调,想象你现在在做些什么,药有没有按时吃,是不是一如既往地努力进步,有没有偶尔地也想到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样子,背靠着花坛的护栏,两条腿随意伸长,衣服领子敞开着,脚上也没有穿鞋,背包扔在一边,像极了一只无家可归的小弃狗,等待着你突然出现,微笑着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带我回家。


     



















    Everybody's Changing, Kean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游走南京IV 2010-01-15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