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地铁 - [星之源]

    2009-09-28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hiandjay-logs/53075214.html

     

    4号线国图站入口。曾经三过其门而不入。每次都是因为听信传言,结果还没有开放进不去。。。

    看到这个站牌真是百感交集。本来这个站在规划的时候叫做双榆树,因为这里是双榆树街道,并且地铁站四个出口设在四通桥的四个角,离人大的正门还有点点距离。可是当初地铁公司放出规划站名让市民讨论时,还是在网站上写下数百字的建议,提议把站名改成人民大学,并发动周围的同学支持改名。虽然我只是成百上千提建议的人大教职员工及校友中的一员,甚至我们的建议都没有经过慎重的考虑,但是最后这个站真的改名时,还是感到了一阵欣慰和荣耀

    地铁八宝山站的站台。话说八宝山这个名字总能让人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联想。这是我当年还在北漂艰难生存其间,从鲁谷附近的住处,衣着艳丽地溜达到八宝山去玩的时候照的,在这个站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防爆器,和兔牙地铁形象大使。

           根据市面上的传言,北京地铁4号线预定于25号星期五开通。而周五大早兴冲冲跑去地铁国图站时候发现入口卷闸门紧锁,还有一名警卫向过往民众解释。顿时心情变得很懊恼,一是因为算是打乱了与友人见面的计划,看起来要改做公交车是很难及时赶到了。另外一点,就是体验新地铁线路的热情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后来又有新的所谓官方“传言”,说是28号肯定要开放运营,毕竟是作为国庆60周年的献礼工程,过节前肯定要开。就连《新京报》这样的非主流媒体也公开支持这一传言,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周一28号早晨一下课就又跑去国图站,结果还是没有开放。入口处贴着地铁公司的告示,说是下午开,具体时间待定。当时就出离愤怒了,恨不得一脚踹在那卷闸门上。要是地铁公司跟版鼠和焚化部一样工作效率的话,估计建国百年时才能轮到我们体验4号线——那时候说不定40号线都修好了。万幸的是,下午下课再跑去的时候,真的就开放了!于是立刻买票进站,开始一段北京地下之旅。

           4号钱北起安和桥北,南止公益西桥,沿路经过颐和园、中关村、动物园、西单、北京南站等重要地点,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它还经过我亲爱的母校人民大学。国图站内部很宽敞,应该是作为未来的9号线换乘站预留了不少空间。同行的一位彝族同学从来没有做过北京地铁,所以带他各种线路一痛做。在国图上的4号线,到海淀黄庄倒10号线,到知春路倒13号线,到立水桥倒5号线,到雍和宫倒2号线,到建国门倒1号线,最后从西单又换4号线回魏公村。北京现有的线路,除了8号线和机场快轨,都体验了一遍,两个小时的旅程走了将近60公里的地铁线,每个人才花两块钱——我认为北京地铁这么着下去迟早要倒闭,虽然还是很enjoy这样方便快捷的设置。

           北京地铁应该是做的最多的了。95年第一次上北京的时候我就尝试了地铁。沿着长长的楼梯走下站台,仿佛来到一个巨大怪兽的胃中。深不见底的隧道和墙上密布的电缆,仿佛各种血管和神经,向更深的深处延伸。站台的地面是仿大理石的材料,硬塑料鞋底磨擦过发出的奇怪声音,好像一个小男孩在龇牙咧嘴。等车的人们神态各异,有手拿报纸的上班族,有大包小包的旅行者,也有身着校服的学生(北京几乎绝大多数的中小学校服都很丑,最好看的当属我们人大附,这是后话),他们都向那幽深的隧洞中望去,目光中带着些许焦灼。直到隧洞的尽头处突然亮起一个小小的光点,在浓重的黑暗中慢慢晕化,像星星的碎片落入墨黑的湖水中,一点一点亮起来。与此同时,站台里的风似乎又猛烈了一些,人们开始按照地上画的停车开门标志聚集,打算抢占挤上车的有利地形。随着光点越来越明亮,列车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看上去有点破烂的车厢,头顶上风扇呼呼地吹出灼人的风,灯光有点昏暗。列车穿过隧道发出凄厉的尖啸,广播里传出职业化的柔美声音:“列车运行前方是天安门西……”

           之后就一直对地铁相当的有好感。它是一个繁复而庞杂的体系,它冷静、严谨,不受影响,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火山爆发泥石流外星人入侵,都能够按照预定的设置运行。62.8%前往曼哈顿核心商务区的客流是乘坐地铁到达,如果没有数十条蜿蜒其下的地铁,纽约将会陷入交通严重拥堵和停车费不断升高的恶性循环中,不可能成为现在这样一座伟大的城市。北京也是一样。曾经在北京短暂工作的我体验过每天早高峰挤地铁的盛况。刚过六点钟,1号线老旧的车厢里已经如沙丁鱼罐头一般塞满了密密麻麻的上班族,仍旧是忽闪的灯光和让人昏昏欲睡的风扇转动声,以及凝滞的空气以及充斥其间的油腻早餐味道,让人恨不得完全摒住呼吸,只靠全身毛孔与外界交换空气。在这让人想要将胸腔撕裂好让肺能更直接呼吸的环境下,人们还能聊以自慰地想地面上乘坐公交的人们更加凄凉。地铁速度更快,没有堵车,不管天气,无视红绿灯,能够快速精确地到达想去的地方,作为代价,就暂且忍受一下吧。这一波疯狂的高峰时间在8点以后稍有缓解,因为这个时候还没做上列车的必然是要迟到了。幸而最后我没有继续再北漂下去,只体验了很短暂的挤地铁生活,已经是平生比较惊悚的回忆了。而现在5号线上下班时的情景,已经严重超过当年的一号线。40万人的日均设计运载量,现在已经超过65万。早高峰时列车开过天通苑北和天通苑两站以后,第三站及以后站的乘客就再也挤不上车了,造成乘客大量滞留,站台一片混乱。但是即使是这样,想一想,如果没有地铁,这条路上是个什么样?

           地铁在陌生的城市总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让人迅速融入其中,不仅快捷准确地到达目的地,而且提供一个微妙的角度,让心思敏锐的旅人观察这个城市的特点。那些颜色鲜艳的线条,像一个个小小的箭头,清晰而明确。在芝加哥、纽约这样地铁早早就如同竹子发达根系一般盘踞在城市地下的地方,有地铁总是觉得格外心安。在芝加哥待的时间才两天,却借助地铁跑遍了所有主要的街区,甚至溜达到近郊的芝加哥大学。离开那天大早搭乘蓝线前往传说中的O'Hare机场。纽约大同小异,地铁四通八达。虽然在自动售票机前就怎样刷信用卡研究了半天,可是还是很快通过关闸,开始一段奇妙的地下转移,将Manhattan逛了个通透。离开的时候想了想,却选择了给租车公司打电话。虽然JFK也通地铁,虽然纽约地铁24小时都运营,但是我认为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选择别的交通工具,还是很明智的!

           中国地铁最早修建于六十年代的北京,最初是为了军事用途,到1969年试运营时,已经比世界最早的伦敦地铁晚了100多年。现在中国开通地铁的城市已经超过10个,到2015年,还有22个城市要新建79条地铁(轻轨)。地表的高度竞争方兴未艾,人们又想方设法推进庞大的地下运输。传统观念认为,地下只应该居住不再存在的人们。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从地面沿阶而下,深入地下,体验时空转移的错觉,然后重新曝露在新鲜甜美的阳光之下,仿佛身心经过洗礼一般,全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光晕中。在地下世界里,我们学会了缄默。4号线灯光明艳到苍白,灼热的暖风让嘴巴紧紧抿起,所有的人都很安静,清冷的光洒在脸上。他们彼此都不认识,也不开口,任由车载电视反复播放着最新电影的预告。在那样一个远离地表的位面中,因为更加贴近灵魂世界,每个人的气场好像都变得低了。自己只和自己在一起,有着明确的目的和方向,车窗外华丽的广告,随着所有的时间和空间一同远去,都隐藏着真实的自己,这种感觉,很坦然。

           所以我很喜欢地铁。我总是想,城市是一个巨大的怪兽,地铁就是怪兽体内的腔肠。也许到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但是却从每一个节点伸展出细微的末梢神经,像树根一般牢牢抓住土壤,吸收养分,直至酝酿出大片红色的花朵。那些花朵那么繁茂,仿佛有一天就要破土而出,重见光明。像达利那样被呼啸而过的地铁吓得瘫软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来越少了。人们总是很习惯新生事物,并享受它们所带来的便利。或者说,人们过于忙碌地认识这个充满太多未知的世界,而忽略了一些简单的本质。从一个地方潜入地下,经过一段时空交错,从另一个地方重回地面之上,本身就是一件充满凡尔纳式幽默的怪诞事情,你只需要放松心情,忘却换乘、安检、刷卡、广播、报纸和杂志摊,刻意忽略身边匆匆忙忙、与你错身而过的陌生人,站在站台边上,你将看到广袤的大地和深沉的黑暗,如何将你一次次吞没。

     

     

    寸土寸金之地陆家嘴,背景可以看到传说中的东方明珠电视塔,其实镜头平移过街就是同样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金茂大厦和环球金融中心。不过我对上海地铁印象最深的还是从南京东路做到衡山路找miller,然后让这个小地主带我做到人民广场去吃小吃。他竟然会讲上海话。。

    深圳地铁都是绿的。很绿。。做过几次,都是恨不得从罗湖、老街这种地方做到终点世界公园。不过近期应该不会有机会再做这条线了。(延长到深大了好像?)

    深圳地铁的小牌牌,一不小心就不见了……

    香港机场线爆贵无比,一个人要100块。到香港的时候正是长途飞行10几个小时之后,处于意识弥留状态,加上阴雨绵绵,就连壮观的青马大桥,都完全提不起兴趣。

    去年去广州办签证的时候,有机会乘坐下广州地铁。正好是奥运火炬传递仪式,人山人海

    要是让北京市地名办的人给纽约街道集体大改名,不知道会出多少花里胡哨和莫名其妙的名称。曼哈顿的原则是简明,一针见血,所以除了人们耳熟能详的为数不多的几条有名字的街道,如Broadway、Lexington、Wall、Canal等街道之外,就是1-12大道,1-220街(在Bronx一直到263街),不仅是纽约,整个美国的道路命名都以数字为主,十分不容易迷路。纽约地铁站的命名一般也是个XX-YY的结构,这个YY通常就是指的在几号街上

    Canal St.算是个比较大的站了,我就是从这一站开始暴走曼哈顿之旅

    虽然我觉得这张告示有明显的种族和民族歧视意味,但就宣传语说的真的很精彩。


    芝加哥地铁线路在郊区有些应该是跟铁路线共用的,不然从芝加哥大学回市区the loop的路上我不会遇到地铁列车停下来等交通灯、等扳道岔的。。。芝加哥地铁有百年历史,混在一起用,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Museum Campus这一站,看起来也太潦草了一点。。。

     Chicago繁华市区的一个小站Monroe,因为大早上要赶飞机,所以此时站里还十分冷清,见不到乘客。这条蓝线直通全美曾经客流量最多(98年之前)和现任起降次数最多的机场O'Hare

    因为一条街上通常有几个不属于同一线的站,所以芝加哥地铁站的命名都是街道/街道式的,意为两街交叉,颇有点像上海说地名都说路口的习惯

    Garfield站已近快到绿线终点了,并且这里有一条支线向西,一条向南再向东往芝大附近的黑人区。 

    奇怪的结构,怕被压塌么?应该也是在Canal St.站里面

    上海地铁列车太花哨了~龙阳路站是磁悬浮线的换乘站,当时离开上海特意选浦东机场的航班,特意倒一趟磁悬浮,特意花了那几十块钱体验一下,那时候还没有和谐号动车,300公里就已经是飞一般的感觉了。不过现在京津之间往来多了,真觉得300公里完全不算什么口丫~给小爷来个500公里的。。。

    在知春路换乘13号线。直接乘电梯从地下到地面上的轻轨,视野一下子开阔了不少。与13号线并行一段铁轨竟然是传说中的京包线。赶上下班高峰,成千上万的市民结束一天的工作,要回到他们回龙观、天通的家,13号线上照样挤得水泄不通

    13号线和5号线的换乘站立水桥。很久以前,大约是13号线收5块钱的时候,专程从西直门做到东直门,耗时近一个小时,那是我第一次路过望京之类偏僻的地方。后来从东直门又花一个小时回学校。那个时候学校不通地铁,必须从西直门或者公主坟倒公交车。一直盼望着4号线和10号线,后来,他们终于通了……

    5号线立水桥站。感觉这种门一打开,就有一群奔牛冲出。实际上在早高峰的时候,可能的确是这个样子。。。

    东二环上的几个站,东四十条、朝阳门、建国门内部都贴了非常漂亮的瓷砖画,而且每站都有不同的主题,比如建国门这幅是要表现传统文化的。东四十条站还当选80年代北京十大建筑之一(专门去看过,没发现什么特殊,瓷砖画内容是科学技术,背景都是蓝蓝的宇宙,很清爽)

    操作台看上去并不复杂嘛~

    目前仅有一条地铁,水蓝色和黄色的搭配十分诡异。南京火车站内乘客并不多,绝大多数是刚下火车的人。感谢地铁站指示牌,让我认识了一个地名用字“圩”(音“卫”)。南京地铁站里有非常多的便利店、小餐馆、饮料吧等等,这种东西应该不会出现在北京地铁里,因为北京地铁会千方百计地减少乘客在站内停留的时间。(补于20091206)

    Dance to the Death , 下村阳子

    分享到: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当年也专门做过从西直门到东直门
    路上突然就想
    没有坐慢车旅行的安逸,那么做这种偏远的“地铁”似乎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