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坛晴雪 - [影之花]

    2009-11-10 |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hiandjay-logs/51300196.html

           据说今年是北京自50年代以来落雪最早的一个冬天。十天之内两场纷纷扬扬的雪让许多南方来的童鞋兴奋不已。昨天夜间开始的雪十分安静,当不经意间向窗外望去时候,昏黄的路灯下已经反射出淡淡的光晕,并不清冷,却给人一种十分温暖甜美的感觉。当下就决定明天去天坛拍雪景,感受一下久违的北国的冬日。

           来北京那么多次,住北京那么久,转遍了所有的巷子胡同,去了许多北京原住民都没有去过的稀奇古怪的地方,却对最有名的六大世界遗产涉猎甚少。故宫、天坛、长城、十三陵都没有去过,仅仅是95年懵懵懂懂地随着实习的地质系学生去了一趟周口店,大四毕业前匆匆忙忙去了一趟颐和园,连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思来想去,只有半天的时间,选了天坛公园,一来做地铁可以直接到,二来不太大,很快就能走完,还能赶上下午的课。大早起来裹得严严实实(后来被证明是一个极大的失误)出门去,被4号线里的暖风吹的头昏脑胀,还好5号线的还算正常,一出地铁就是天坛公园的东门。几年前我第一次夜半暴走北京的时候,就曾经从东门经过,站在天坛东路的人行天桥上向高高的院墙内远眺,期望能从密密匝匝的树影中分辨出祈年殿的圆顶,却一无所获。下天桥后还很失望,带着遗憾转体育馆路向东去了,结果没想到体育馆路的西头就是天坛公园东门,完全能很清楚地看到想看的建筑。很多时候,其实就是缺了那么回头的一眼。

           天坛公园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天寒地冻,积雪未化,可是还有不少的旅游团和摄影爱好者热情高涨地前来赏雪,我也是其中之一。

    远观祈年殿

           天坛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是明清两朝400多年皇室祭天祈谷的场所。封建社会中天的地位崇高,所以天坛的建筑精美华贵,布局气势恢宏,处处体现了对上天的敬畏,被公认为是最美丽的一组中国古建筑群。天坛整个面积比紫禁城(故宫)还要大,有两重垣墙,形成内外坛,主要建筑祈年殿、皇穹宇、圜丘建造在南北纵轴上。坛墙南方北圆,象征天圆地方。圜丘坛在南,祈谷坛在北,二坛同在一条南北轴线上,中间有墙相隔。圜丘坛内主要建筑有圜丘坛、皇穹宇等,祈谷坛内主要建筑有祈年殿、皇乾殿、祈年门等。天坛是世界上最大的古代祭天建筑群。天坛建筑的主要设计思想就是要突出天空的辽阔高远,以表现“天”的至高无上。就单体建筑来说,祈年殿和皇穹宇都使用了圆形攒尖顶,它们外部的台基和屋檐层层收缩上举,也体现出一种与天接近的感觉。天坛还处处展示着中国传统文化所特有的寓意、象征的表现手法。北圆南方的坛墙和圆形建筑搭配方形外墙的设计,都寓意着传统的“天圆地方”的宇宙观。

    高高的内坛墙后,是祈年殿圆润流畅的线条 

    祈年殿外部的装饰。可以看到用得是中国古建当中等级最高的金龙和金凤和玺彩画,

    纹样繁复精美,颜色鲜艳,庄严大气中不失婉约秀丽。

    窗框贴金细部,金箔上还饰有龙凤和牡丹纹样,红黄相间的颜色体现皇家的气度和尊贵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纷纷在天坛前留影,这位来自东欧的亚麻色头发女子摆出一个风情万种的

    pose,引得一旁的本地妹子羡慕不已,也是有样学样,不过这位姐姐,您好像用错手了~~ 

    祈年殿全景。广场上的雪已经清理成一堆一堆的,方便游客通行。有两个女学生一边

    嬉笑着走过一边说“其实每一堆里面都有一个人……”

          祈年殿是天坛最早的建筑物。光绪年间因毁于雷火而重建。目前的祈年殿是一座圆形建筑,是一座有鎏金宝顶的三重檐的圆形大殿,殿檐颜色深蓝,是用蓝色琉璃瓦铺砌的,因为天是蓝色的,以此来象征天。祈年殿的殿座就是圆形的祈谷坛,三层6米高,气势巍峨。坛周有矮墙一重,东南角设燔柴炉、瘗坎、燎炉和具服台。坛北有皇乾殿,原先放置祖先神牌,后来牌位移至太庙。坛边还有祈年门、神库、神厨、宰牲亭、走牲路和长廊等附属建筑。过去每年皇帝都在这里举行祭天仪式,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祈年殿东配殿南边的一组燔柴炉,用来在祭典的时候燔烧牺牲。(燔:干烤)

    祈年殿东配殿华丽的歇山顶和山花

    祈年殿外墙使用了一般的绿色琉璃瓦,而其内的祈年殿、祈年门都是使用象征苍天的青色琉璃瓦。

    由于丹陛桥是由南向北逐渐升高的,所以回望祈年殿感觉到它的气势,也体现了设计的初衷,烘托上天的地位高高在上。另外桥正中轴线的石板路并不像人们想象的是专供皇帝行走,而是留给上苍的,皇帝只能走左边的便道。

           皇穹宇在祈年殿以南,是供奉圜丘坛祭祀神位的场所。祭天时使用的祭祀神牌都存放在这里。殿正中有汉白玉雕花的圆形石座,供奉“皇天上帝”牌位,左右配享皇帝祖先的神牌。正殿东西各有配殿,分别供奉日月星辰和云雨雷电等诸神牌位。在皇穹宇殿前到大门中间的石板路上,由北向南的三块石板叫做三音石。据说在皇穹宇门窗关闭而且附近没有障碍物的情况下,站立于第一块石板上击掌,可听到回音一声;于第二块石板上击掌,可听到回音两声;于第三块石板上击掌,可听到回音三声。虽然周围有些零星的游客,我还是踏上这块石板,用力拍手,闭起眼来仔细分辨,的确能隐隐约约听到不止一声回音。皇穹宇的围墙就是回音壁,墙壁是用磨砖对缝砌成的,墙头覆着蓝色琉璃瓦。围墙的弧度十分规则,墙面极其光滑整齐,对声波的折射是十分规则的。只要两个人分别站在东、西配殿后,贴墙而立,一个人靠墙向北说话,声波就会沿着墙壁连续折射前进,传到一、二百米的另一端,无论说话声音多小,也可以使对方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声音悠长,堪称奇趣,给人造成一种“天人感应”的神秘气氛。所以称之为“回音壁”。因为是一个人去的,没法找人验证,只好偷偷去听别人说话,可是人声嘈杂,很难分辨,看到墙壁的青石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留言,感觉十分心痛。 

    沿丹陛桥走到尽头就是皇穹宇,从背后看倒是其貌不扬,像一座巨大的谷仓。外面的围墙就是传说中的回音壁 

    说中正面就不一样了,鎏金宝顶圆攒尖顶的主殿显得十分精巧,而且重要的是,天放晴了,特别的蓝! 

    应该感到荣幸,有个皇帝亲自来题写我的名字 

    从这个角度看去,皇穹宇华丽的攒尖顶,真像一张巨大的印度抛饼。。。

            圜丘是一座露天的三层圆形石坛,为皇帝冬至祭天的地方,坛面用艾叶青石砌就。每一层都有汉白玉栏板望柱,站在圜丘上景致很好,顶层中心有一块天心石,站在上面说话,声波通过望柱反射回来,显得特别响亮。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完全放晴了,和煦的阳光普照,连排水口兽头下结的冰凌都慢慢融化,在蔚蓝的天空下,洁白的圜丘显得十分圣洁。

    圜丘全景

    在圜丘上向北望去,皇穹宇和祈年殿尽入眼帘。蓝天青瓦,红墙白雪,天地万物都沉浸在一种肃穆的气氛中

    越过内圆外方的两道坛墙向西北远眺,CBD核心区都能很清楚地看到,包括那传说中的CCAV新大楼(裤衩)

    我的鞋和裤子

    趁着没有什么人,在圜丘坛西南望灯柱下一片尚未被人开发的积雪上“到此一游”留念,这种方式

    应该比那些在回音壁上刻名字的文明多了(破坏文物的都他妈的拉出去给我剁手!)

    我的爪。。。

    灌木上的雪球好似满树盛开的花朵

    年殿七十二长廊中聚集了活动的人们

    一位老师正专心地教几位上了年纪的学生学吹葫芦丝,乐音甜美,在冰凉的空气中回旋缭绕,

    巧的是,他们练习的曲目正是《我爱你塞北的雪》

          本来以为天寒地冻公园里没什么人,没想到热闹异常,刚进内坛墙就发现了聚集了大量的群众,跳舞的、踢毽子的、打扑克的,甚至还有卖艺的歌手,就像一个人声鼎沸的集市,歌声笑声此起彼伏。而踏过几重门槛,走到祈年殿下,回音壁内,圜丘坛上的时候,喧嚣繁华的集会立刻被隔绝在外,仿佛有一层冰霜凝成的看不见的结界,就连空气中隐隐飘来的皇家礼乐,都增添了一分静谧,一分安详。过去天坛是神圣的皇家园林,人与上天沟通的场所,别说平民百姓,即使是朝廷官员擅自进入这座园林都会立刻遭到革职查办,而现在的天坛,是北京最大的公园之一,市民锻炼休憩的好去处。曾经的圣地放下架子,敞开欢迎千万普通人。天坛目睹了两朝皇帝繁复而且虔诚的祭礼,经受八国联军的袭扰,见证了袁世凯登基祭天的闹剧,它默默不语,只给世间的百姓,留下祈年殿一个高大而深邃的背影。

     

    Amid the Falling Snow, Enya

    分享到:
    引用地址: